居意

山居剑意

逆cp爱好者
沉迷欧美男人ing
凯源初心+白月光
薛晓是我心中的朱砂痣!!

一个都是刀的脑洞

梗源《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映照一双
如画颜容
宛若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曦瑶:私设有 段子而已,会ooc




……

“后来?后来因为我的收留,他们蓝家的书籍得以留存些许。不久他便与我告别,回到云深不知处了。”

“定情信物?有啊……他把他的云纹抹额摘下来,送给了我,说等到他把蓝家扶持起来,就回来找我。”

“结果?结果去年我去参加别人家的喜宴,与他重逢了。”

“不是,不是他的喜宴,他也是去祝贺的。但是……”

“但是他好像没有认出来我。我跑到他面前,定定的看着他,觉得他很陌生。毕竟也有几年了,他不似往日的青涩,我差点认不出他。”

“可他依旧白衣飘飘,额头上一丝不苟地系着一条云纹抹额。他看着我时神色冰冻,我突然有些慌乱,很多话在口中说不出来。我想问他还记不记得说要回来找我……记不记得当初走在细雨朦胧的街上,我扶起摔在地上的他……记不记得他教我弹琴……”

“"听到一句你认识这个人?"我才注意到他身边站着别人。那人个子很高……你再笑我就不讲了!长得很好看,正亲昵着挽着他的胳膊。我很想听他要怎么说,心都快跳出来了,就听见更为刺耳的话语"不识"”

“我脚步虚浮地回到座位,端起酒杯默默地灌着酒。抬眼望去,发现他还是没有变的,他还是会笑,笑容如脉脉春风,能将冰雪消融,只不过不再是对着我,而是别人。”

“好了剩下的就不讲了。”

“诶你不能吊人胃口啊,老子再不笑了行吧。”薛洋有些着急地扯着金光瑶的袖子。

“剩下的就是!我一个人在哪里默默饮酒,暗自伤心,心中痛骂着蓝曦臣时,后面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阿瑶,你为何这般神情对着舍弟与他妻?"回过头,我看见蓝曦臣温柔的面孔,再看向远处的那人,我才想通了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笑死老子了。没想到你还干过这么傻逼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笑得直不起腰。

金光瑶微笑又危险地看着他:“该你讲了。”






呃……当初这个脑洞其实是个虐曦瑶的,结果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偶尔咳咳糖也还是不错的嘛

评论(9)

热度(67)

  1. 子非鱼居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