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意

山居剑意

我爱薛洋,薛洋使我快乐,每天都要吸薛洋。
魔道 全职 天九 阴阳师 王者荣耀 恋与制作人
凯源初心

【福利】1w粉成就达成  ☆转发☆评论☆包邮送全套兔兔✪ω✪

拉低中奖率

子衿风祈:

大家好,我是子衿风祈,是一条梦想是写手的沙雕图作者咸鱼,来到lof已经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混迹了不少圈也交到了很多同好,吃到了很多粮也拜识了不少厉害的太太,浪里浪去浪到了1w的关注,实在是受宠若惊,本着感恩回馈【店铺开业祝贺词( ー̀дー́ )??】的心态,特来抽取一位小可爱送兔兔本一套,希望被抽中的小幸运可以喜欢(*/∇\*)






福利奖品:包邮送铁虫兔兔本【He and his sex Angel+涵盖五篇副文】x1+全套周边【明信片+亚克力挂坠x2+卡贴+书签+小布袋】+挂画【16寸】+定制手机壳




参与方式:转发及评论此条福利消息




开奖时间:明日晚上九点半




寄出时间:六月底【与兔本二刷同时寄出】




特别说明:如抽中者已买过本,即全额退款,并补寄其余周边【挂画+手机壳】




友情提示:兔兔本为粉丝福利,请尽量在了解故事情节或者吃这对粮的前提下来参与活动,把中奖率还给真正喜欢兔兔的小幸运(*/∇\*)











感觉吕鹅这套衣服一穿,太像性转的瑶咪了

某宝上买了几张贴纸,很符合我心目中现代薛晓的形象(o´罒`o)

薛晓真的太好了!ε٩(๑> ₃ <)۶ з
拙笔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Ծ‸Ծ

昨天上b站莫名被安利天行九歌
然后就莫名萌上了非良(//∇//)
奈何粮太少不够吃(๑•́ωก̀๑)
难道我又要自割腿肉?!!

【魔道祖师】现代生子向!!众cp之“一孕傻三年”


段子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段子都爆字数(慎入!!)

ooc致歉

部分梗源网

内含:忘羡     薛晓     曦瑶       (我的良知告诉我,放过追凌)




忘羡




“就魏先生一人在家吗?”

“对啊,蓝湛带蓝小羡去他叔父参加宴会了。”

“魏先生不用去?”

“我才不想去吃他家苦不拉几的菜呢。但是他叔父说必须带一个
去。蓝湛就把蓝小羡带去了。”

“哈哈哈蓝先生真是体谅人。不过没关系。今天采访的对象主要是您。请问魏先生有没有觉得自己“一孕傻三年”呢?”

深受其害的魏先生表示:“这个我超有发言权了!还记得蓝小羡出生后,刚从医院回家,我就不管不顾地回房睡觉,抛下蓝湛抱着蓝小羡在客厅里收拾东西。一觉醒来,走到客厅,发现两个蓝湛坐在沙发上逗蓝小羡,其中一个还笑得一脸荡漾(蓝波湾听了想打人)……当时我也不知道抽什么疯,突然没想起来蓝湛有个孪生哥哥,就对着大哥喊道:“呔!妖精,还不快快现出原形,放下我儿砸!”我永远都忘不了忘机那懵逼的小眼神哈哈哈哈,哦,还有脸上笑眯眯心里mmp的大哥。”

“那魏先生有没有觉得这两年来记忆力恢复了许多呢?”

“这个……我想是没有的吧。就他现在的势头,我觉得我这智商十年八年是回不来了。”一脸幸福的魏先生抱着魏小湛说道。

“Σ(|||▽||| )!!!”






薛晓



“就晓先生一个在家吗?”

“嗯……薛洋带着星星去游乐场了。”

“哦哦!不过没关系,今天的采访主要的对象是您。请问晓先生有没有经历过“一孕傻三年”呢?”

晓先生兴许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笑得十分温柔:“薛星星出生以来,我的记忆力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有件事情一想起来我就想笑:有一次,薛洋外出办事,要在外过夜,那时薛星星差不多五个月。到了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到有一摊软软的东西趴在我的小腿上,我没多想,以为是猫,便用另一只脚把那一摊子软软的东西轻轻抚到床下了。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后,我突然意识到家里根本没有养猫,结果刚下床就看到一坨婴儿趴在地上,当时我就被吓哭了,打电话给薛洋说卧室的地板上趴着一个婴儿,很可能昨天晚上就在那里了。他却在电话那头笑个不停,说那是我儿子薛星星。我愣住了,说:哦……原来那是我儿子,我什么时候结的婚?哈哈当时真是健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晓先生真是可爱。现在有没有觉得好多了?”

“恩。只不过……有时候薛洋喊薛星星儿子,一会又喊他闺女,有几次我还听到他教星星喊他哥哥。而且星星两岁时,他还准备把薛星星扔马桶里洗澡……所以我经常在想,当初怀薛星星的是不是他。”

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了。只见一个小团子扑到晓星尘怀中,哭哭啼啼地说:“爸爸!爹地他……他抢我的糖葫芦!”







曦瑶



“金先生,就你一人在家吗?”

“没有呀,曦臣哄蓝小瑶睡觉呢。”

“哦哦,今天主要是想来拜访一下您,有没有过“一孕傻三年”经历?”

金先生应该在思考,他微眯着眼睛,嘴角上扬,过了会,笃定道:“没有!”

“真的从来没有吗?您再仔细想想。”

“没有。蓝小瑶出生前我就过目不忘。即使他出生后,我也是保持着这个状态,仔细想来,我还从没有像魏无羡那样对着蓝湛喊妖精的经历。并且,刚出院时,蓝涣的父母,我的父母,一起来接我出院,临走时拿着东西说说笑笑,还强调没有东西落下了。只有我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记起了躺在被窝里的蓝小瑶,把他抱了出来。”

“阿瑶,你当初分明是找不到手机了,转身扒拉被子找手机,结果才发现了蓝小瑶。而且当时手机就在你手里。”

“曦臣!”





文中小孩子们的名字是 @江湖小白 太太的创意。正在要授权中。侵权删

魔道:众cp玩起王者荣耀

【赶紧上车!   就别管真车假车了!】


内含:追凌   薛晓   忘羡    曦瑶  

段子体  ooc



追凌


“阿凌,你看孙尚香也自称本小姐诶!你就选她吧,我给你打辅助。”蓝思追满脸笑意地对着刚入坑的金凌说。

“蓝思追!你才大小姐!你全家都是大小姐!我才不要用这个双马尾,哼。”金凌气势汹汹地抢过身边人的手机,迅速帮他选了孙尚香。

蓝思追微微愣神,反应过来后,爽快道:“那好吧,只能我玩大小姐咯。”

金凌的脸不自然红了: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进入游戏后,金凌的蔡文姬坚决不和蓝思追的孙尚香走下路,连对面的哪吒都说“奶妈竟然不去辅助射手。”只见蔡文姬傲娇地回了一句“轮得到你管我???”

在孙尚香无数次被哪吒飞死后,这局终于勉勉强强地赢了。

蓝思追放下手机深深地看了金凌一眼,金凌被他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然:“看我干嘛。”

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蓝思追扑倒在床,一边扯着衣服一边假装无奈地说:“既然刚才不奶我,那现在奶我总成了吧?”

“蓝思追你流氓!”



薛晓


“小星星~晓哥哥~你就陪我玩一会儿嘛。就一局!玩完这局咱们就睡觉,什么都不干了行吧?”

晓星尘不喜欢玩这种伤害视力的游戏,但薛洋的软磨硬泡以及那句flag,还是让他妥协了。

拿着金光瑶沉甸甸的贵8号,晓星尘不自然地问:“我玩哪个?”

薛•睁眼说瞎话洋指着露娜,说:“这个吧,露娜拿的是剑,又容易上手,你应该喜欢。”

然后自己就选了孙悟空,心里美滋滋地想着等会带晓星尘飞。

看见界面英雄左下角的粉色蝴蝶结,晓星尘疑惑地点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你和金光瑶是闺密关系呀?”

“……”薛洋破天荒地沉默了。

进入游戏后,薛洋辅助晓星尘打着蓝buff时,晓星尘幽幽地来了一句:“你俩的情侣皮肤很好看。”

“哈哈哈哈哈,你吃醋啦?”薛洋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

“你被对面杀了……”

“草,哪个不怕死的敢杀老子?!”薛洋恶狠狠道,一看是对面叮叮当貂蝉,对方吕布还很欠揍地来了一句“谁老婆更厉害?”

薛洋不甘示弱地回复:“我老婆天下第一!”

晓星尘脸红了,下决心一定不能坑薛洋。于是越玩越顺手…………

当薛洋看着“无人能挡”的20—0的紫霞仙子,以及0—1—22的至尊宝时,他一点都不想笑甚至内心有些波动。

一局结束后,被扒光的晓星尘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又啃又咬的人,薄怒道:“说好今晚什么都不做!”

薛洋抬起头声音闷闷地说:“我需要老婆安慰。”



忘羡


韩信新皮肤白龙吟与李白千年狐捆在一起卖了。

当魏无羡听说这年头连峡谷英雄都搞基时,兴冲冲地拉着蓝忘机和江澄去三黑。

显然根正苗红好少年蓝忘机还不知道魏无羡心里的小算盘。

选英雄时,蓝忘机看见江澄像往常一样选了干将莫邪,魏无羡还没有选。自己便准备选平日里经常玩的刘邦辅助魏无羡。

欲点确定时,魏无羡趴到蓝忘机背后,笑着说:“二哥哥我们玩双打野吧!听说很厉害。”

“好。”蓝忘机当然顺着他的意思来。

“那你玩李白,我玩韩信,咱们一块去反野!”魏无羡兴致勃勃。
江澄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人都带惩击,发去“???”

进入游戏后,魏无羡立即开全部发:“狐狸,到红爸爸的草丛来,让老公好好疼爱一下~”

一抬头就看到蓝忘机俊美的脸抽搐了一下。

【全部】小乔:666,,龙信快去上了狐白!信白一生推!!

【全部】干将莫邪:妈的死给……

【全部】韩信:单身狗别说话!

【全部】李白:……tian

韩信:二哥哥我错了!

后来?后来李白和韩信都被举报了,扣了好多信誉分呐!

因为韩信说完这句话后,李白韩信都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双双回了泉水退出游戏。

【全部】干将莫邪:都帮忙举报下李白韩信……



曦瑶

蓝曦臣擦拭着滴水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便看见了“乖巧”地坐在床上的金光瑶。

略带疑惑地问:“阿瑶今天怎么不玩游戏了?”

金光瑶抬眼看了看“出水芙蓉”般的蓝曦臣,狭促地笑了笑:“号借给薛洋带晓星尘玩了。再说……游戏哪有曦臣重要呢?”

蓝曦臣报以温柔的一笑,十分解风情地扯开刚系上的浴袍,欺身压了上去。

金光瑶半推半就,最后“妥协”道:“看我这么主动,今晚就一次吧?”

“听你的。”








看来都注定是个不眠夜啊。

所以说……反正都要做的,干嘛还要打个游戏热热身?像瑶妹一样“耿直”不好嘛?

请珍爱男朋友和身体健康,远离王者农药!




想发一篇邪教的车……又不敢顶风作案(๑‾᷅^‾᷅๑)

一个都是刀的脑洞

梗源《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映照一双
如画颜容
宛若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曦瑶:私设有 段子而已,会ooc




……

“后来?后来因为我的收留,他们蓝家的书籍得以留存些许。不久他便与我告别,回到云深不知处了。”

“定情信物?有啊……他把他的云纹抹额摘下来,送给了我,说等到他把蓝家扶持起来,就回来找我。”

“结果?结果去年我去参加别人家的喜宴,与他重逢了。”

“不是,不是他的喜宴,他也是去祝贺的。但是……”

“但是他好像没有认出来我。我跑到他面前,定定的看着他,觉得他很陌生。毕竟也有几年了,他不似往日的青涩,我差点认不出他。”

“可他依旧白衣飘飘,额头上一丝不苟地系着一条云纹抹额。他看着我时神色冰冻,我突然有些慌乱,很多话在口中说不出来。我想问他还记不记得说要回来找我……记不记得当初走在细雨朦胧的街上,我扶起摔在地上的他……记不记得他教我弹琴……”

“"听到一句你认识这个人?"我才注意到他身边站着别人。那人个子很高……你再笑我就不讲了!长得很好看,正亲昵着挽着他的胳膊。我很想听他要怎么说,心都快跳出来了,就听见更为刺耳的话语"不识"”

“我脚步虚浮地回到座位,端起酒杯默默地灌着酒。抬眼望去,发现他还是没有变的,他还是会笑,笑容如脉脉春风,能将冰雪消融,只不过不再是对着我,而是别人。”

“好了剩下的就不讲了。”

“诶你不能吊人胃口啊,老子再不笑了行吧。”薛洋有些着急地扯着金光瑶的袖子。

“剩下的就是!我一个人在哪里默默饮酒,暗自伤心,心中痛骂着蓝曦臣时,后面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阿瑶,你为何这般神情对着舍弟与他妻?"回过头,我看见蓝曦臣温柔的面孔,再看向远处的那人,我才想通了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笑死老子了。没想到你还干过这么傻逼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笑得直不起腰。

金光瑶微笑又危险地看着他:“该你讲了。”






呃……当初这个脑洞其实是个虐曦瑶的,结果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偶尔咳咳糖也还是不错的嘛

国境四方

教皇喻×国君王

喻黄友情向!!!!!

倔强受屈服于腹黑温柔残忍攻的淫威之下的故事。

西欧风 私设!!私设!!连装扮都是私设!












荣耀大陆有着鲜明的阶级特征。

从下往上依次是:奴隶,平民,公民,贵族,国君,教皇。

荣耀大陆各国的国君,登基必须由教皇批准,签发圣谕。而实际拥有荣耀大陆最高权利的教皇,则是世袭。

可以这样说:教皇等于掌管了整个荣耀大陆,他也是荣耀大陆的精神支柱。

可是教会的黑暗又有多少人知晓?人们都想当贵族,或者加入教会。却不知道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自己平日里最厌恶的那种人。

王杰希仍然记得,幼时和一个姓魏的朋友聊到梦想时,自己对他的梦想很不解——成为一个自由的人,再找一个很好的人在一起。要知道在他们生活的那个地方,人人追求的至高境界便在荣耀大陆。王杰希也不例外,他从不否认,自己也不可免俗地,想要追求那种至高境界,想要成为荣耀大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君。

最终,他们都没有忘掉初心。

Chapter1

睁开眼睛时,王杰希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十七年的故乡。“我果然通过了试炼。”他颇有些得意地想。

突然,一个黑影笼罩在王杰希的头顶,是一个衣着华丽的人。

“你好,请问你是伯爵吗?”王杰希礼貌地问。

“我这个样子还能是伯爵?那你看见伯爵可别直接喊国王了。不过我们国王穿的可不一定有我好。毕竟他比较穷,哪有我们教会的人……还有,我不是伯爵,我是教皇身边的唯一一名骑士黄少天!”那人说了一大串话调侃他,然后摆摆头示意他跟上自己。

王杰希跟在那人身后,打量着他的装扮: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从头盔上穿过,上身是黑色的盔甲,手臂系着坚硬的护腕,下身穿着白色长裤,以及过膝黑色长靴,腰间佩戴着一把通体金色的宝剑。

“真是气派啊。”王杰希心想,并且说出了声。

“等会去了教会你可要把下巴脱住了。教会那可是真气派,估计你会被吓得像教皇养的那只猫一样两只眼睛都不一样大了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自诩幽默地说。

王杰希却有些厌烦地皱眉,觉得这个骑士话实在是多,接着注意到了一个关键词——教会,便疑惑地问:“不是去国王那里吗?为什么要去教会?”

“哦!这个嘛……”黄少天迟疑了一会:“往年选拔出来的人其实都是要去国王那里的。不过都给你说了这个国王太穷了,索皇觉得还是带到教会比较正式隆重嘛。”

王杰希可不傻,他意识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却也只能跟在黄少天后面往教会走去。

途中黄少天的嘴一刻没停。

“你知道我们教皇是谁吗?”

“不知道。”

“教皇叫索克萨尔。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他有一个哥哥,不过后来好像是犯什么事了就被送上断头台了。然后按照教会世袭的传统,就是索克萨尔做教皇了。”

“哦。”

黄少天发现王杰希对他爱理不理,讪讪地说:“我看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给你说一些这里的规矩吧。比如说等会要去见教皇,由于你是第一次见到教皇,所以要等他走下来之后伏在他身下,然后吻他的靴子明白吗?”

王杰希愣了一下,说:“是这样吗?”

“当然了,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我看你不想得罪教皇吧。”

“我知道了……”

Chapter2

从走进教会的那一刻开始,王杰希便一直低着头。一是因为敬仰,二是因为恐惧。

他觉得这一切仿佛是梦,梦一醒,什么都没了。

就好像自己前一秒还在和那个姓魏的朋友讨论着梦想,后一秒梦想就实现了一样。

他甚至不敢掐自己,生怕一点都不疼,结果发现只是大梦一场。

“喂……你怎么还在走神,教皇就坐在上面了。”黄少天的话让王杰希迅速回过神来。

王杰希下意识地跪到地上,膝盖撞出闷响。“嘶……好疼。”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又是一个黑影笼罩在头顶,王杰希谨记着黄少天的话,伸出双手捧住了眼前的靴子,倾身向前,闭眼吻住靴子上的金色徽章,诚恳道:“参见索克萨尔教皇冕下。”

——tbc




这是国庆的一个非常不正经的联文,全职盗笔魔道串一起的那种乱七八糟的( ˘•ω•˘ )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我会努力填坑的! @池莫小